她雖然談不上漂亮,但是長得很可愛,有著一個微微扈斗的尖下巴,眼睛與鼻子都小小的,不論長相或者個性,都有點像小丸子,是很得人緣的女孩。

不過,一路唸書的過程,她可不是這樣被老師肯定。

「我很常被老師教訓,他們說我不夠端莊,個性不穩重,甚至還有一個老師直接說我輕浮!」她其實就是人來瘋或者講話無厘頭,有時失控到你會搞不清楚她哪句話才是真的,若要認真談事,會很難聚焦。

尤其談心事時。

不過她老公可就是另一個模樣。我看過她先生不耐煩的樣子,眉頭一皺起斜眼看人時,會讓人想躲遠,深怕下一秒就會是暴怒狂吼,雖然從來沒有發生過,在他們十年的婚姻也不曾有過。

她很懂得轉彎,跟多數女人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個性不同。當她與丈夫有煙硝味時,便把她不對焦的個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嘻嘻哈哈就滑了過去,所以兩人從來沒有吵過架。即使她在丈夫身上嗅到了別的女人的味道。

「我媽就是那種會碎念的人,一直唸一直問,然後就被打。我不想像我媽那樣。」她立志要自己識相點,不能白目到讓丈夫動手。

丈夫在這一點跟她很像。因為一路看著爸媽打架,媽媽常被摔到牆上,丈夫也因此發誓絕對不當一個會出手打老婆的男人。但我怎看,都覺得那隻沒出手的力量,全都從眼深殺了出來,有股暗流讓我不安,因此總是跟她丈夫保持一個安全距離。

我和她約在鬧區的咖啡店。她戴著墨鏡出現,打扮很時髦,看起來春風得意。直到摘下眼鏡,我才發現這雙佈滿淤青的眼睛很狼狽,嘴角其實也點腫,但不很明顯。

被揍?

是的。她說。

終於被揍了。她和丈夫都跨過了彼此小心翼翼十年的婚姻紅線,一個不想被揍,一個不想揍人。

八個月前,她發現自己罹患卵巢癌,卻沒有因此掉過任何一滴淚,反而很高興自己生病了。唯有生病,她才有正當理由不上班,然後去做她想做的事。她花了一些時間去研讀佛經、上心靈課程探索自己。

「為了維繫婚姻、為了不重複我媽的錯,我一直委屈自己,其實我丈夫也是,我們都怕跨過會讓彼此崩潰的線。」她一邊拭淚,不時也會因此誤觸傷處而眉眼緊縮一下。看起來這個婚姻沒吵架好像是人人認為最美滿的狀態,但他們相敬如賓,完全沒有交流。

她到今天才有勇氣破冰,跨過去。

那晚,她見他醉醺醺地回來,襯衫上留有殘餘蜜粉與口紅,她再也不壓抑了,不斷質問後大吵,隨後就被丈夫狠狠揍了一頓。這線一跨過,就再也沒什麼好警戒的,吵架、打架常常上演。她丈夫也沒管她是不是有癌症在身,而她吵鬧起來,也不像個病人,生猛得很。

治療已經告一段落,現在追蹤狀態還不錯,體力恢復得也很好。她拿出離婚協議書,上面只差丈夫的簽名。

這次被揍,就是因為她逼他簽字。

「我已經找好房子搬出來,這份協議,我會放在那他那,等到他簽名。」說什麼,她再也不願意回到過往委屈三十多年的自己,不管癌症的預後如何、這婚姻能否維繫、又能否經歷波折後好好分手?我都在心底給她深深的祝福。畢竟,要跨出改變慣性的一步,接著要面對未知世界的恐懼,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