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正在後台梳妝,距離上台還有三小時。


化妝師先仔細幫她打上底妝,從臉部、頸子,然後是肩膀,接著開始在L胸前作畫。一隻隻妖嬌的蝴蝶輪廓從前胸擴展到後背,舞動的翅膀誇張地從肩胛搖曳到腰際;彩妝師接著上色,生動的蝴蝶幾乎躍從皮膚躍然而起。


我從鏡子裡看L,沒什麼表情。她緊張得臉部僵硬,彩妝師最後要在臉部上妝時,不斷跟她開玩笑:「放鬆點,不然會變成殭屍。」L嘴角抖了一下意思意思,上揚的唇搭配八字眉,無奈溢於言表。


頭髮吹出了自然的捲度,蓬鬆的中長髮有種富貴姿態。L起身,深呼吸了幾次。


「接下來,我們歡迎今天的女主角L登場。」前台傳來主持人的聲音,然後掌聲如雷,L穩穩地往前台走去。這是L生平第一次走秀,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是麻豆。


兩年前,L還是個家庭主婦,專心照顧獨生女兒,丈夫是在大陸事業有成的台商。L的丈夫很特別,不像一般台商在外有女人,自從分隔兩地後,丈夫一天電話照三餐問候,每個月至少回台灣一趟與妻女相聚,親自削水果、下廚,還會幫L腳丫按摩,彷彿在外辛苦打拚的是L;是L比較不耐煩丈夫的貼心,眷村出生的她,總認為男兒志在四方,不要老是專注細碎的家務。


「女兒生病或者家裡有狀況,我都處理好才告訴他。」L永遠是不想要人家擔心的那種堅強女人。


母親節前夕,丈夫臨時有大筆訂單,得與客戶連續開一周的會議,因此無法返台為L慶祝。一個月後,L冷靜地告知丈夫自己罹患了乳癌第三期。丈夫嚇死了,拋下工作趕回台灣。


愛美的L,拒絕手術、拒絕任何治療,她總覺得女人要是沒了乳房,還不如死了算。任憑丈夫好說歹說、女兒恐懼地暗自流淚,L就是不為所動。她深信,自己能夠創造出癌症,也一定能用自己的力量請癌細胞離去。


一年後,右邊的乳房腫瘤不僅沒有縮小,還漲到跟乳房一樣大,胸前等於掛了三個奶。胸衣穿不下,血水不時冒出,每幾個小時都要換紗布清理傷口。忍受不了L這樣折磨自己,女兒吞藥以死相逼,隔天在急診室救回清醒的女兒。L哭著跟女兒說,她已經和醫生約好手術與後續的治療。


愛美的她,手術後竟沒有選擇重建。


原來,她發現胸前少了重量是一件輕鬆的事,只有兩邊大小不對稱的外形,讓她穿衣略顯麻煩,於是她去訂製特殊內衣,完全按照兩邊胸型打造。當了少奶奶,L才知道沒有原來想像的醜陋,而且與丈夫的關係也有改善。


L終於懂得跟丈夫撒嬌,也能夠接受丈夫對自己的疼愛。過去的她,一直覺得獨立女性就是不要讓另一半牽掛,只能報喜不報憂;現在的她,知道夫妻共組一個家,就是在同一艘船上,要彼此相互依賴與支持。


L在台上走秀,她的丈夫與女兒在台下猛拿相機與手機拍照。


我坐在觀眾席上,欣賞著L全裸的上半身,一邊有乳、一邊平胸,彩妝師設計的圖飾,搭配披在L身上的羽毛,就像蝴蝶在有起伏的山谷與草原上飛翔。這是我第一次欣賞人體彩繪,也是第一次欣賞少奶奶的裸身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