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她只想安安靜靜度過這段時間,大家就會忘了她的存在,一切可以像reset,重新開始。沒想到,她願意見我。

她的氣色看起來不錯,和當年報紙上的模樣差不了太多,本人眼深多了些冷冽,言談間,彷彿說的是別人的故事。

她的容貌雖不特別耀眼,但鄰家女孩清秀可親的清新是多數男孩心儀的對象,因此唸書時不乏追求者,最後是大學同班同學近水樓台,她和男友大二開始就出雙入對,男同學們莫不扼腕,女同學們倒是欣羨成分多些。本以為接下來順理成章要踏入幸福美滿的王子與公主的快樂日子,但她的母親卻極力反對,不喜歡這窮小子。

在她很小的時候,父親有了外遇,外遇生了兒子,婆家本來就不怎看重她這長孫女,年輕的母親於是決定帶她離開這段婚姻,獨自扶養她。一路上的艱辛,讓母親期待她能有好歸宿。

掙扎好幾年,在男友入伍前夕,她與他重返市郊山上初戀約會的公園裡,告知分手決定。

「他沒有太訝異,因為一直知道我媽不喜歡他,他淡淡地祝福我要幸福。」那一夜,說要分手的她,卻抱著他痛哭不已。

母親積極為她安排各種機會認識條件好的人,最後決定嫁給醫療器材代理商的小老闆。婚宴那天,母親開心得流淚,彷彿一生的辛苦委屈都有了回饋,她也覺得能讓母親開心,一切都值得。

丈夫喜歡應酬,每晚不過十二點是不回家的,兩個孩子陸續出生以後,丈夫行為稍稍收斂,假日會保留一天給小孩。他也常常買飾品、補品送給丈母娘,她母親似乎比她更愛這傢伙。

「我不是不知道他在外面玩,有時候他回家醉醺醺的,就在我面前跟女人打情罵俏。」她跟母親哭訴過,原以為曾被父親背叛過,媽媽一定會站在她這邊。怎料,母親只是不斷要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當年一個人養妳很辛苦,妳還有兩個要養。」這是母親安慰她的話。

「他要怎麼玩,我都可以忍,但是那次玩過了界⋯⋯」那一天,丈夫帶了外頭女人囂張霸佔了夫妻倆睡了多年的床,兩人一見她出現,趕緊起身整好衣裝,狐媚的女人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後拍拍屁股走人,丈夫則是連個道歉也沒說,「玩玩而已,別小氣。」

過了幾天,她趁著丈夫酒醉不省人事時,拿剪刀斷了根。

「我把這送去給我媽,當年因為他,我媽離開我爸,我不懂為何她要我原諒這個男人?」也許事隔已久,當她再提及這段過往與對母親的不滿時,沒有情緒起伏。

如果母親讓她離婚,丈夫也許不會斷根;如果當年母親沒有反對男友,可能不會發生後來的憾事;而她又無法當一個忤逆的女兒,於是找了一個替死鬼,「這只是個小小懲罰吧?」

為什麼想寫我的故事?她反問我。

「我想知道妳為什麼會這樣做?」我們只從新聞看到事件,但我更想知道事件背後的脈絡始末。是母女情結,才是這樁憾事與愛情背後更根本的癥結。

我偷瞄了在一旁陪伴(監聽)的獄方戒護人員,她神情專注聽我們的對話。

趁約訪時間快到前,我問了她最後一個問題:

「初戀男友呢?」

「他有來看我,說會等我出去。」她笑了。這一次,終於可以在一起。

我不知道這一對母女是否和解了,但至少愛情,她繞了一圈得到她原本該有的。代價很大嗎?若沒這樣走,恐怕也沒機會討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