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可能很難理解為什麼一雙高跟鞋對我有莫大的吸引力,鞋裡的那雙腳與特殊味道,總是可以挑起我極大的性慾。」他眼神沒有對著我,托著腮幫子望向遠方,娓娓道來。 

我沒被他這私密戀物告白嚇到,反倒是因為認識多年的他的確是個型男,一身行頭都是名牌,讓我不解的是,他理應隨便一摟,女人就會投懷送抱的,怎會淪落到去擁抱一雙雙穿過的跟鞋? 

十八歲那年,他從優秀的男校中考上理想大學,也念了自己想要的歷史系,一次聯誼後,他與外文系同齡的女孩開始交往。這並非他的初戀,不過因為兩人在大學校園中都是活躍份子,因此培養出一種特殊的革命情感,他們也以親密夥伴期許彼此。我見過不少文青情侶都是這樣的組合。 

他倆約好,畢業後要一起去美國深造,由於男生要服兵役,女友便先去美國唸書。這一年,只要一休假,兩人就用Skype通訊聯繫。「看起來一切都很好,她在西岸適應的很快,也不斷跟我分享那兒的生活,我非常想念她,希望趕快飛去美國與她相聚,一起唸書。」他話說得很慢,跟手中那根只吸了幾口的菸,裊裊速度搭配得很恰當。 

「我身上帶了一雙她的舊鞋,想念她時,就會抱著鞋入睡。我們第一次有親密關係時,是她用雙腳滿足了我⋯⋯」他對女友的細長雙足難以忘懷,直到去了美國,他發現那雙腳與人,不再屬於他。 

女友有了新歡。 

他帶著情傷發奮完成了商學碩士學位,回到台灣百大企業工作,如果不提這段被背叛的情傷,他的一切經社條件,在外人眼裡都是大家企求的美好順遂。他再也沒談戀愛,只玩一夜情,然後他會央求炮友留下穿來的鞋,他以再為對方送上一雙價值超過原本舊鞋數倍的名牌新鞋作為交換條件。 

舊鞋換新鞋,哪個女孩不願意? 

他的鞋櫃裡,有超過五十雙的跟鞋、涼鞋、魚口鞋。他給我看照片,整理的很好,擺得很整齊,就像是一個愛買鞋的平凡女人所擁有的鞋櫃,只是這櫃子的所有者是名男性。 

古代風行的三寸金蓮與現在的解放大腳丫,尺寸外形大不相同,不過男人對女人的雙足總有著難以言喻的僻好,把腳比喻為蓮,帶有聖潔不染的意象,再冠上金字,就可知道一雙女人足在男性心中的神聖(或神祕性),李汝珍在《鏡花緣》裡把纏足與造淫具畫上等號,林語堂認為纏足是種性意識的表現,都證明了女人雙足的性意涵。 

念歷史的他,曾經深入研究女人纏足那一段,為的是理解自己的性癖好。 

「我原來以為我有病,但後來才知道,從古到今,男人應該都差不多,對女人的腳無法抗拒。」他當然不會像古代男人那樣熱愛變形的小腳,但足下風情依舊是挑逗情慾的關鍵。 

「為何不好好去戀愛,讓那雙腳徹底被你擁有?」我對戀物情結實在難解。 

「有那雙鞋,夠了,握著一雙不會壞的鞋,比一個陰晴不定變化多端的女人更加讓我安心。」他幽幽地說,眼神同時瞥了一個從我們面前經過的女人,她足下穿了一雙紅色平底芭雷舞鞋,露出白皙的腳背。 

他點點頭,眼神淺淺一笑。

~~~~~~~~~~~~~~~~ 


原文刊載於 udn style 時尚名人專欄 :女人足底的情慾密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