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婚十多年了,如果跟人說,我沒再交過女朋友,可能你們都不信吧。

年輕時為了拚工作,我應酬總是玩得很兇,除了上酒店買小姐,也常常跟客戶搞上床。我長得不錯,體格又好,老闆帶我出門跟女客戶談事時,如果床上能搞定,通常案子也都會成。

女人也是奇怪的動物。我買春,給女人錢,關係乾爽俐落;但在床上擺平的這些有錢能幹的女人,她們還樂得奉上錢給我,跟我做生意,而且往往不只一夜情,還要夜夜情。有幾次搞得尾大不掉,前妻起疑、外頭床上的女人哭鬧,還要老大出來幫忙擺平。誰叫我是他的得意助手?簍子捅大了,跟他脫不了關係。

不管買或者業務往來,我一定會戴保險套,總不好搞得一身病帶回家被老婆大人發現。

唯獨十多年前,那個外商公司的女總裁是例外。

酒酣耳熱之際,她拉下了我的褲襠拉鏈,貪心地又吸又舔,正當我準備要穿上小雨衣時,她央求我直接進入她的身體。

「我好久沒男人了,不要這層隔閡,因為我想要你融化我。」女總裁在我耳邊用了極大渴望的氣息聲說著。我想,沒有一個男人可以抵擋得了這種誘惑。

她不算漂亮,但有韻味,長年運動健身讓她身形保持得相當完美。乳房雖不特別大,但渾圓有彈性的觸感,讓我忍不住又抓又啃,臀部也一樣;就在我挺進她的身體後,第一次感受陰道的收縮讓我幾乎飛到九霄雲外。

後來,我們維持了一段這樣的肉體關係,也像戀愛。這樁生意談成,她也樂得回饋我這小狼犬,工作與床上都不吝嗇。有一天,她急忙約我見面,說有要事。

「我中標了,一個老外把愛滋傳染給我,還有菜花跟泡疹,你去檢查一下。」她一臉嚴肅,有時又噙著淚。說真的,我當下很想毒打一頓這個賤女人,但我也被嚇德六神無主,不想再聽她廢話,就趕快跑去醫院檢查。

光是要等愛滋潛伏期兩個月,我就煎熬得像在地獄一樣,最後終於確定只有菜花,沒染其他病症,我又放心又咬牙切齒地去做了可怕的電燒,當然,也得跟我的前妻誠實招來。前妻聽到我的狀況,好像我髒得跟什麼一樣,堅持不再與我行房,一年後,她決定跟我離婚,事實上,她也因此有了嚴重憂鬱症,對她一直充滿著愧疚,直到現在。

這十多年,我的玩心的確被嚇壞了,不太提得起勁在床上逞兇鬥狠。只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由於老大也知道我的糗事,所以沒敢再把我當成他收買女客戶的小白臉。

有時候夜裡覺得很孤單,我就拿起手機用wechat搖一搖,跟陌生女子哈拉。人家說這是約炮神器,但我只是想要這樣聊聊天就好,頂多視訊性愛滿足一下,約炮,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你十年前曾在XX公司服務過?」陌生女子從wechat傳訊問我。

「妳怎知道?」她的照片很模糊,我完全看不出是誰。

「我染過愛滋⋯⋯」一看到手機上的訊息,我突然像是被打了一季。是那個女總裁。

但事隔十多年,我好像氣也消了,她現在又出現,我突然很想知道她的近況。我們約好碰面,她的纖細身材依舊,模樣也沒怎變,只是因為服用長期藥物,讓她的皮下脂肪有些分佈不均的副作用。

「我的病毒已經驗不出來了,白血球指數也維持得很好,比起很多癌症,愛滋病已經不算絕症。」她娓娓道來這十多年的境況。不過,從她罹病後,已離開商界多年,現在她靠幫一些老客戶理財操盤,過得也挺不錯。

過去這十年,我連買春、一夜情都害怕染病,與女總裁重逢後,似乎有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情,別的女人我不敢碰,只有她,我敢佔上風,老覺得她欠我,所以可以對她予取予求。

讓我失去雄風的是她,讓我可以恢復雄風的,也是她。悲哀嗎?這不就是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子香
  • 沒想到最後可以相互依偎的兩人,竟是早前友過傷痛的兩人!
  • 這種心情有時候很微妙,你仔細觀察,很多這種例子,會因同是倫落人的心情,原本的憎恨卻成了密不可分的連結

    林大小姐 於 2015/03/20 00: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