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外頭約有36度高溫,熱得叫人快要融化,我坐在咖啡店一角,看著小土滿身大汗、慌慌張張走進店,朝我小跑步過來。他身高有一百八、體型中廣,不知道怎回事,老覺得他的頭不成比例地過小,有種縮頭縮腦的俗仔樣;而且,有點慘的是,他的頭髮,在我們認識這十年來逐漸凋零,幾小叢髮絲彎如笑臉橫跨頂上。

雖然我對現在的小土的模樣似乎有點搖頭,但小土一直是科技產業的超級業務員,名校電機系畢業的他,沒有去當血汗工廠裡的工程師,而是把血汗工程師的作品賣出去。他希望可以趕快存到足夠的錢,買房、買車、然後討老婆,所以年年都打出亮麗成績。 

阿土由於高度近視加上視差過大而不用當兵,原先他打算畢業後兩年就和初戀女友結婚,結果罹癌的父親,就在他出差美國期間因為敗血猝逝。沒有見上最後一面,這讓小土感到相當遺憾並引發恐慌。母親原本就有糖尿病,小土索性搬去與母親睡在一起。「我好怕媽媽突然在我轉身後消失。」身材魁梧的小土,竟然嚎啕大哭。 

女友受不了小土跑去跟媽媽睡覺的怪異行為,決定分手。這讓小土備感冤枉,但也無可奈何。「她真的不了解我的恐懼,我也不能強留她,後來我去找心理醫生諮商,醫生說我得慢慢釋放對父親的遺憾,才可能減緩恐慌。」小土苦著一張臉。 

怕被誤會成媽寶,小土後來也不敢再談感情。跟初戀女友沒上過床,年近三十卻還是處子之身的小土覺得很羞。直到有一次在朋友的介紹下,他認識了一個開朗活潑的女孩,那女孩穿著貼身洋裝,腰臀曲線完全展露,讓第一次見面的小土心神蕩漾。 

這女孩並不排斥床友關係,她也向小土釋放訊息。「可是我常說說之後,又臨陣脫逃。一直到我們認識一年後,我終於鼓起勇氣跟她約會。」小土為了好好表現,多年沒運動的他,約會那天一早跑去游了三千公尺,然後又衝回家把所有衣服清洗乾淨,體力透支的結果是累到不行,當晚上女孩來按門鈴時,他發現自己不舉。 

「我很緊張,跟她解釋我一天行程,因為頭太痛、弟弟硬不起來,她笑說沒關係,我放鬆了,我們躺在床上,我埋入她的雙乳間,她輕柔摸著我的頭,就像媽媽一樣。」小土說,後來他慢慢恢復感覺,女孩很有耐心地幫他暖身,終於完成了人生重要大事:擺脫處子。「我好謝謝她包容我那天失常,不過我傳過去的簡訊,她始終沒回;我仍然照三餐問候她,就希望可以再碰面,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回訊並指責我:不要把她當媽媽!」從那之後,小土再也沒有見過這女孩。 

看小土童山濯濯的窘樣,加上荒謬的第一次性經驗,讓我啼笑皆非;然而,我也很好奇:失去爸爸的愧疚感,小土要背到哪天才肯放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aaach
  • 其實早就放下了,只是期待那個女孩在出現
  • 可能等上一輩子就沒出現,豈不慘?

    林大小姐 於 2015/02/12 07:36 回覆

  • 悄悄話
  • 宜芳
  • 寫得很好
    喜歡~~推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