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媒體瘋狂地找妳,鎂光燈如妳所願地聚焦,雖然這和妳原來希望的是以主播身份讓全國家喻戶曉不太一樣。請原諒我必須這麼做,是因為我不想看到妳繼續沈淪。 

我們是高中最要好的同學,妳總是第一名,而我總是第二。妳個性大剌剌,一直是風雲人物,妳燙頭髮、找教官吵架、看到不公不義會帶頭抗議,我沒妳的勇氣,但總是跟在妳後頭,不缺席。雖然妳有時候會笑我懦弱,我認了;妳說我就是家庭優渥的小公主,我也同意;不過妳不會因為我笨手笨腳而嫌我,還是願意帶著我跑來跑去見識見識。有妳這樣的同學,我的高中生活增色許多。 

後來我們上了不同的大學,妳依舊是最高學府,而我仍是緊鄰市區的邊陲老二。過沒多久,我交了男友,也是我現在的老公,我爸媽曾很反對我們的交往,總是妳在幫我掩護,因為我爸媽信任妳,只要妳開口,他們沒有第二句話。我們於是很穩定地交往了下去,男友也很爭氣,終於得到我父母的同意。結婚時,在媒體工作的妳特來參加婚禮,妳依舊亮眼,曾有一刻,我都不知道新娘究竟是妳,還是我? 

這些年妳的感情生活豐富,嚴格說來是風風雨雨,但妳從不因此低迷,彷彿是情場上的戰士,屢仆屢起。妳的對象從學校風雲人物到國會助理、企業高階主管、學者或公眾人物都有,對方也幾乎都是有太太的男人。每次聽妳說,我總是心驚膽戰怕妳受傷;但就像那年妳帶我一起衝入警政署抗議一樣,妳悠哉悠哉一笑置之,說我多慮。 

在我還沒跟老公發生關係之前,所有的性經驗都來自於妳。妳會把很多過程鉅細靡遺讓我知道,妳不是在炫耀,而是在分享,妳希望我可以陪妳一起哭一起笑。 

「因為他是學者又有老婆,我們都得很小心,所以都是我開車進motel。因為很壓抑,所以每次做愛都好瘋狂。」妳意猶未盡地說著,因為他的身份地位,讓妳更喜於在床上征服他,他從拒絕被妳口交,到後來兩手一攤,隨妳伺候。只要在那個房間裡,他全身都交給妳,與妳一次又一次歡愛不停,他在射精那一剎那全身僵硬的反應,更讓妳得意。因為妳知道,他在外頭必須衣冠楚楚人模人樣。

 

「只有我了解他是衣冠禽獸!」妳得意地說。 

這只是妳風流史中的一筆。我曾問妳,何不好好安定下來,不管是不是要走入婚姻,至少不要再偷偷摸摸當第三者?「我前輩子是男人,那些男人都曾是我的妾,我註定要風流的。」妳四兩撥千斤不正經回我,我不是用道德尺度看妳,只是覺得妳該停泊。

 

前陣子,妳又和知名的藝術家交往,當然,他也有妻小。我從媒體上得知,他的妻子飽受燥鬱症困擾多年,時好時壞。妳說,只有妳知道藝術家的壓力與不快,每當藝術家和妳約會時,就是他最放鬆的時候。在他家,從陽台到客廳、從廚房到主臥,每一處都有你們做愛的痕跡。有一次,藝術家在為妳畫完裸身作品後,他就在畫室裡拿起嬰兒油用他的身體塗滿妳的全身,他用唇舌繼續在妳的兩腿間塗抹,在妳渾然忘我之際,瞧見了突然回家的妻子站在門口。 

「他太太的反應很怪,平靜地看著我們做愛,我想,她早就知道我的存在。她沒有崩潰、沒有歇斯底里,就像在看情色電影一樣,靜靜看了幾分鐘後離開。如果我沒說,藝術家甚至不知道他老婆早已目睹我們做愛。」因為被虧看,讓她更興奮,索性直接翻倒藝術家騎到他身上搖擺。那是一種女人之間的嫉妒與競爭,我懂。

 

過沒多久,藝術家之妻仰藥尋短,依然被救回,新聞小小刊登了一則,顯然刻意低調處理。 

雖然我知道我們有同窗革命情感,但我真的不希望妳背著第三者害死一條人命的罪名,於是我打了電話給雜誌,把我手邊所有的訊息記錄都給了媒體。他們曾問我,要賣多少錢?「我是為我朋友好,這些證據都是無價之寶。」我拒絕販售,全部奉送。 

雜誌登出一張張你們進出五星級汽車旅館的照片、一同舔著霜淇淋彷彿就要舌吻了的甜蜜模樣、雙手還在大雨的傘下調情著。昔日妳報導著別人的緋聞,如今妳成了同業啃噬的焦點。因為那些證據,讓妳知道是消息來源是我。是嫉妒還是想救妳?這一刻,我也模糊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狗
  • 這個女的鐵定是個神經病。
    我不懂。不想懂、不必懂、不敢懂。
    遠遠看到這種,我鐵定更遠再遠遠遠遠離。我不是神經病,就算是,也絕對是壓根扯不上邊的其他類型。

    謝謝分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