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眼中,我是個內向略微自閉的人。小時候爸爸帶女人回家偷偷搞,媽媽不知情嗎?我看她是心知肚明,乾脆自己也找樂子去。「快去做功課,小孩不要問太多!」他們總是這樣訓我。 

其實一切醜態,早在我眼底現形。 

學校教的,往往不能滿足我,所以很小的時候,我就自己找書看,高中時已經把一堆古今中外典籍讀了大半,跟同學也對不上話,老師的評語多半是「過於孤僻、不切實際」。哼,我才不管你們怎麼看我。 

我大學念財金,因為很想賺大錢。我家很窮?不,其實我爺爺留下的祖產不少,爸媽即使不工作,光靠收租,一輩子都吃喝不完,不過我不想當靠爸族,一心想用自己的能力謀生,而且要賺得比阿公多。只是念到大二,我就覺得學校教得東西很無趣,乾脆休學。 

但我也不想工作,因為我要發財,而不是當個小小上班族,所以那些工作我都看不上眼。我開始到處上課充實自己,包括心理學、身心靈課程,課上有很多貴婦當同學,我看她們都不太快樂,有的丈夫外遇、有的罹患癌症、也有躁鬱或憂鬱,哎,令人憐惜。跟她們在一起之後,我才發現我有一個從未開發的特質:能夠聆聽女人的心聲,也希望陪伴脆弱的女人。 

有個年紀比我小的女孩,跟男友分手後就嚴重憂鬱,她家很有錢,計劃出國去唸書也當散心。出國前半年,她來上能量課程,我們很投緣,她還跟我說,我講得比老師好。後來她問我可不可以吻她、抱她?我想,如果可以讓她安心,我很願意給她溫暖;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她的小老師,完全沒有非分之想。 

「如果你不喜歡我,幹嘛跟我做愛?」她哭著罵我,我很冤,一心只想幫她而已。後來,她匯了十萬元到我戶頭。 

「既然是心靈輔導,那我把陪談諮商費用給你,各不相欠,我要出國了。」她傳來簡訊告別。

 

我得承認,好不容易我找到可以發揮的地方,卻又馬上失去,的確有點失落,不過,我想我的談話功力還不錯,應該可以繼續找脆弱的女人幫忙。後來又認識了一名外形姣好的熟女,是職場幹練的主管,丈夫有了外遇,而小三的外形與經濟條件卻比她遜色多了。 

「如果她找的女人比我好看比我強,我也認了,怎麼看上這種?實在很嘔!」熟女邊哭邊咒罵。看她流淚,我想幫她的憐憫之情又升起,而且姊姊的魅力大過於與我同齡的女孩。

 

「晚上如果很寂寞,我可以去陪妳。」我打了簡訊給她。

「你?不用了,你今天陪我聊很多,我好多了,謝謝!」

「我隨時可以給妳溫暖,也願意傾聽。」我不放棄,但她沒了回音。

 

後來上課時,熟女眼神似乎在放電,而且我們交談甚歡,這讓我又重拾希望。因為我們都是彰化人,接下來的年假,我想應該有機會陪她一起回家。

 

「好啊,我們在北車西三門見,我開車接你。」她爽朗答應。

 

三十一日這天晚上,我在西三門等著,看著人群來來往往,想到可以陪著熟女回老家跨年,我就雀躍不已。她的車來了,結果她從副駕搖下車窗跟我招手? 

「這是我丈夫,你跟我兒子女兒一起坐後座,我們先送你回家。寶貝們,這是蔡哥哥!」熟女熱絡招呼著。煙火在耳邊開始砰砰作響,我的腦筋好像被轟了一陣,一片空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狗
  • 這位男生心態好奇怪。我覺得他大概很缺愛,很需要被滿足,很需要安定,也很需要有明確夠份量的人生目標吧。

    謝謝分享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