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去泰國前,我無法想像雪橇、白雪、聖誕老公公的厚重紅衣,怎會在熱帶國家出現?五年前,我在聖誕節前來到曼谷,接著飛往普吉島,獨自一人。聖誕節到普吉島度假,怎這麼孤寂?原來我計劃和前男友一塊兒來,就在出發前兩天,前男友跟我告解。

 

「我⋯⋯我出軌了。」他在電話那頭,氣弱結巴著。

我傻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告訴你這件事,可能很殘忍,可是不說,我覺得對你更不公平。」看起來,他很替我著想? 

還去泰國嗎?我問。

前男友原先以為,可以用接下來的旅程彌補對我的愧疚,但反覆掙扎的結果,我狠下心拒絕他跟我一塊兒出遊。整趟旅費都是我買單,我就當一個人的旅行,何妨?離開溼冷灰暗的臺北,我去泰國尋找陽光。 

一個人在酒吧,在街上,在這座五彩繽紛近乎有點凌亂的城市裡,被搭訕不值得大書特書。看到老外,我興趣缺缺,雖然內心的傷痕,理應讓用身體的渴望暫時忘卻,我卻怎也提不起勁。行程接近尾聲,夜裡,我在大廳的酒吧喝酒,男人走向我,請我喝了一杯。 

他是高雄人,自己開了貿易公司,沒多久前和結縭二十年的妻子分居,正在談離婚與贍養的後續,他們沒有生小孩,所以還好處理,因此,他一個人安排假期,來這散心。 

那夜,男人帶著他即將開展的人生新局與混亂,我也帶著我近乎崩裂的情感世界,在床上瘋狂地傾瀉出所有能量。一次又一次,我們輪番在彼此的嘴裡、手中、以及身體的結合裡,有了最忘我的瀕死歡愉。

 

如果,就在這一刻死去,多好! 

兩日後,我先回到臺北,他比我晚幾天回到高雄,本以為不過是一場遺留在普吉島的浪漫,我雖想聯絡但提不起勁,是他主動再和我聯繫上;接下來的日子,他談離婚,我談分手,兩人分頭處理上一段情感,開始了這段交往。 

男人沒生小孩,是因為他的慾望騙不了人也騙不了自己,總是要費盡千辛萬苦地進入他太太的身體,閉上眼,腦子裡盡是別的男體。最後他決定向太太坦誠一切,出櫃,他終於徹底鬆綁,而我也是第一個滿足他的男人。 

男人年紀雖然比我大,但壓抑了半生,當渴望在此刻可以毫無顧忌宣洩,他就像瀑布,不要命似地吞噬著我。 

「我們試試看玩Hi(註),好不好?」他一提出這請求,讓我很不舒服。因為前男友就是樂於此道,讓我不堪其擾,才會走上分手一途。但男人也許像個掉進夢遊仙境的愛麗絲,對什麼都覺得好奇,所以我同意陪他玩玩。 

男人起步雖晚,卻已經很熟悉網路上的生態,他有個固定的聊天對象,一直希望與他見面,與是男人決定在五十歲生日當天,邀請這男孩一同來慶祝。男人很奢華地張羅的頂級外燴,昂貴的愛雷島威士忌,當然還有最令他期待的珍品。

 

男孩準時赴約,我開了門。  

門裡門外,他和我,霎時停格。 

前男友在半年前在網路上遇見男人,像開關,扳開了男人很多身體密碼。那天,為了讓男人盡興,我和前男友有了默契,陪他愉快地度過生日。Party結束後,我知道我無法再繼續,留了一張紙條給男人,我選擇離去。 

那年泰國聖誕節,成了我的情感分水嶺,於是,我決定今年的聖誕節前,再度造訪這座城市。人人來此是為了瞻仰四面佛,而我只想祈求聖誕老人,再給我一份禮物。

 

 

註:同志性愛過程中,用藥助興術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