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好久沒見面了,我甚至懷疑,你根本已經忘了我!但每次慾望從私處竄起時,我想到的都是你。 

你總把當我小妹妹,會不時摸摸我的頭,抱我的時候,還會在我頭上偷偷親一下。我喜歡被你這樣疼愛的感覺,像是掌心上的小公主,所以你也始終不敢造次,就怕侵犯我。 



我記得那晚,你坐在床上抱著我,我們雙唇交纏吻著,你問我:「可不可以?」我覺得還沒有準備好,甚至,懷疑自己在做夢:你,怎麼可能要我?你的道德感那麼重,有女友又是大學教授,怎可能會大膽踩紅線,跟我做愛? 

兩天過後,我後悔了。其實,我得承認:當你開口提出請求,讓我好開心!於是我驅車直奔你家,襯著月色,我決定今晚一定要給你。在沒有約好的情況下,你的女友正在你家,你答應我上樓,但是得先清理戰區。一小時後,我進了你的家門,你大概有五分醉吧?我想。 

你笑瞇瞇,問我為何半夜跑來?我沒回話,直接撩起牛仔短裙、跨坐你在你腿上。我的雙臂勾纏在你的頸子上,除了吻,剩下的就是時鐘的「噠、噠、噠」。當你手伸入我的私處準備探索時,臉上露出意外的表情,更多的應該是驚喜: 

「妳就這樣沒穿內褲,一路跑來?」 

廢話,這不就是你想要的?我穿短裙、不許穿內褲,開著我的吉普車,讓你一路撫著,別人不知道這輛從旁經過的車子裡,有兩個灼熱的肉體,慾望正在緩緩噴發。到了海邊的公路上,我把車停在一旁。你迫不急待褪下了我的上衣,嘴唇貪婪地舔拭我的全身,從脖子一路到了肚臍,手不斷地在我的乳房上搓揉。你從乳頭感覺到我的興奮,嘴唇開始往那個沒有底褲作為隔閡的地方探索。 

我們的十指緊緊交扣著,沒有白日的清晰景物,碎浪的聲響成了夜裡唯一可辨別的存在。在你的唇舌之間,我彷彿沈浸在浪花上,隨著一波波的浪花,我的歡愉也一次又一次攀上高峰。 

我渴求你別再吝嗇只用唇舌,因為我想要與你有更深的交融。你滿足地,帶著一份男人稱霸的威風,完完全全攻下我最後一塊領地,我終於可以臣服你。你加快速度像是一名優秀的騎士,疾馳狂奔;而我,完全敞開只為迎著你的步伐,一起奔赴極樂世界。 

那夜,我們的第一次,在深夜的海邊紮實地擁有彼此。回程路上,你睡了,而我滿足地駕著車,期待著越界後的美麗新世界。車上播著我最喜愛的帕格尼尼第24號隨想曲,小提琴的大膽跳弓、飛越斷奏、複雜的琶音,那弦音的激情澎湃,讓我還在延續著上一刻與教授的高潮中。 

眼前突然一片亮,我緊抓著方向盤、用力踩煞車⋯⋯。 

一輛酒駕的汽車,駛入我的車道,我們迎面撞上。我大難不死,雖受重傷,但透過半年的治療與復健,也慢慢恢復健康;教授被甩了出去,成了植物人,如今躺在安養院裡,誰也不認得。 

那一夜,成了我們唯一的一次。而我,仍清楚記得他帶給我的高潮,所以我總是拿起他的照片,自慰了起來。教授,我好想再和你做愛,你聽見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小狗
  • 教授被甩出去成了植物人,這是本篇的唯一重點兼亮點兼事實兼真實嗎XDDD
    不怎麼好看,但上面這點好好笑~
  • 橘子香
  • 很新鮮的文章寫法,我喜歡這種倒敘法!
  • 謝謝橘子香~

    林大小姐 於 2014/12/29 09:09 回覆

  • aaaach
  • 停住美麗的為甚麼總是悲傷?
  • 或許是因為悲傷,才會把美麗停格?

    林大小姐 於 2015/02/04 14:40 回覆

  • 悄悄話
  • MixBeer
  • 我在想著
    也許一天看一篇 (不知做不做得到)
    也許留 也許不留

    我總認為
    所有人都像個不完全又殘缺的圓
    究其一生追求那可填補缺陷或縫隙的另一個人
    直到她(他) 沒了意念
  • 也或者明白了:自己早就是個圓。
    不再需要外求

    林大小姐 於 2016/09/11 08: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