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那天,阿水在媒人看好的吉時依著禮俗準備迎娶淑芬。他和父母親一同先在神桌與祖先牌位前祭拜,接著門外鞭炮聲批哩啪啦作響,儀式隆重,媒人、花童都沒少,在媒人的引領下,阿水從客廳走進淑芬的臥房,把她領了出來,然後在大廳裡,阿水和淑芬一同向淑芬的父母跪拜,同時,他們也是阿水的父母。 

淑芬的生母未婚懷孕,聽說,男人要了她生母的身,人卻跑了,遺留了種在肚子裡,生母被迫打了兩次胎,都沒成,淑芬一生下以後馬上被送出,生母連淑芬的樣子都沒瞧見一眼。那年代專門有人仲介私生子賣給有錢人或者有需要的人養,淑芬就這樣被務農的養父母收下了。 

養父母一直無法生育,收養了淑芬以後,覺得還是需要個男丁,過了兩年,又透過管道買棄嬰。他們喚他阿水。阿水小淑芬兩歲,從小,淑芬疼愛阿水就跟一般姐弟沒兩樣,當然,阿水若調皮有狀況,會害淑芬被父母打,這兩人吵吵鬧鬧時好時壞,不過手足情依仍舊深厚。 

淑芬二十歲這年,養父母告訴她,準備把她嫁給阿水。 

淑芬聽了差點暈厥。伊是我弟,我怎麼嫁給伊?淑芬跟父母抗議。 

恁姐弟倆是我們跟不同人收養來的,所以沒有血緣關係,不要緊。養父母把真相告訴淑芬和阿水。 

夜裡,淑芬抱著瓊瑤小說躲在被裡哭泣,心中放不下《幾度夕陽紅》對何慕天的期待,但莫可奈何;阿水安慰她,會好好照顧她一輩子。 

「我們就算是姊弟,但沒有血緣關係,我們感情這麼好,也會白頭到老的。」十八歲的阿水掛保證。看著阿水澄澈無疑的眼神,淑芬深深吸了一口氣,安慰自己。 

這人,沒有錯的。 

新婚之夜在親友熱鬧後結束,新房是阿水原來的房間改建,養父母也不吝嗇裝潢,整間房間都上了粉紅色調的油漆,床單、被套、枕頭全都是正紅。當阿水吻著淑芬、進入她的身體時,淑芬腦袋搬出了何慕天與李夢竹接吻的畫面,試著感受這種浪漫,但因為身體裡的是阿水,弟弟很難一下子變成情人、變成丈夫,儘管這已經是事實。 

三個女兒接連出生,阿水跟著工廠外派到大陸去,淑芬留在台灣照顧三個小孩生活與唸書。雖然都是同樣的養父母,但他們仍重男輕女,沒生兒子的淑芬老覺得心虛,她更努力持家,偶爾也去大陸探探阿水的工作與生活。直到女兒都大了,淑芬決定去大陸廠裡幫忙。阿水用了各種理由勸阻淑芬,包括生活習慣不同、在台灣比較自由等等,希望她打消念頭,但淑芬仍想與阿水一塊兒打拚人生。 

「請原諒我,我想跟妳說,我愛上一個女人,第一次有戀愛的感覺,我跟她生了一個兒子,已經十歲⋯⋯。」阿水在電話那頭緩緩吐出。 

你第一次戀愛?我連一次戀愛都沒有!淑芬氣得在心中咆哮,但她忍住怒氣,希望把事情處理到最好。 

淑芬把那女人趕走,收養了阿水跟她生的兒子,竭盡所能幫阿水與養子照料生活起居,工廠也常去走走幫忙。 

「你看,我是不是很厲害?把這危機處理得很好?」淑芬露出得意的笑,眼神明亮,一輩子養女、媳婦的委屈角色,彷彿在此刻獲得逆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大小姐 的頭像
林大小姐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