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上時鐘的指針一格一格跳,兒子差不多要從武術班下課回家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把額前的髮絲撥了撥,拿起口紅在飽滿的唇上來回擦了一下,輕輕抿了抿,突然瞥見白色床單上還有一根白髮,丈夫的,順手拾起丟入垃圾桶。凝視窗外的清朗,心無罣礙,我拉起門邊的大型行李箱,準備出門。


周六上午,丈夫會睡懶覺、兒子出門上武術課,我總利用這時間把家裡打掃一遍,然後沖個澡、換套衣服、化妝、整好一頭長髮,即使在家,我仍會維持乾淨素雅裝扮,不讓他們看見我有任何邋遢。嗯,我的確有潔癖,連個性也是如此,我不喜歡爭吵,只要有人大聲,我一定閉嘴。吵架,能解決什麼?


不過,丈夫和我個性南轅北轍。他性急嗓門大,很容易因為小事動怒,每當我們有衝突,我越不說話,他就越生氣,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會吼罵、搥牆、摔東西來激怒我。不過,他從未因此如願。


那年,我與一個交往三年的男孩分手,因為他太優柔寡斷。得知我恢復單身,丈夫積極示愛,填補了我情感上的傷痛,而且他的男子氣概也帶來了一份安全感,很快地,我們決定結婚。他做愛時的樣子跟他急躁個性一樣,從來不等我準備好就長驅直入,而且喜歡嘗試各種情趣用品,甚至綑綁我,要玩性虐遊戲。我只要稍有不願,他就真的拳打腳踢,如果能夠忍,我都忍了下去;有一次他染了菜花,我非常恐懼,雖然他戴著保險套,卻無法減少我心中的骯髒感。那段時間,在他完事後,我總是不斷沖澡,特別是下體;我也害怕這病會傳給兒子,所以衣服總是分開洗。


丈夫的惡行,能否像下體的泡沫那樣,水柱一沖就走?


有一次,他粗暴地推我到牆邊、抬起我的腿就進來,我突然看到五歲的兒子站在房門邊,眼淚頓時湧上,可是我不能哭、更不能出聲。那一幕,我覺得好羞愧、好羞愧。曾有幾次想輕生,但兒子還小,念頭總是閃過即逝。


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離異,我跟著父親生活,他後來娶了一個帶了兩個女兒的女人,我成了灰姑娘,在家裡一點地位也沒,所以希望有自己的家、趕快離開父親一直是我所企盼的人生大夢。只是不知道自己怎麼選擇了這樣的男人作為牽手?


這天,他拉著我一起看A片,片中的AV眼神愉悅,一直嚷嚷去了去了,我才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有過高潮。他興奮地把我壓在床上,扳開腿、用舌尖沒入我的體內,邊喝酒邊來,我突然有股前所未有的感覺,酥麻直衝後腦勺,全身顫抖不止。我到了天堂!第一次,但也是最後一次。


藥效漸漸發揮,他沒來得及射精就轉過身沉睡,我拿起他常綑綁我的繩子,把他綁了起來,口裡塞毛巾、眼睛和鼻子都貼上膠帶,然後翻出行李箱,把他放進去。清晨,一如往常,我為兒子張羅早餐並目送他離去,桌上留了一封信給他,然後我帶著這只箱子出門。


深秋,夜裡一場雨滌去塵霾,這時吹來的風,一如我心,清涼澄澈。


──────────────

【後記】


我最親愛的寶貝:

媽咪真的對不起你!曾經想要帶你一起離開,但又覺得不能剝奪你享受人生的權利,我相信你會有獨立的生命,不會和我一樣不快樂,所以最後做出這樣的決定。
處理你爸之後,我會去跟警察投案。你可以不認我這個殺了丈夫的媽咪,但千萬別懷疑,你永遠是媽咪心中最疼愛的寶貝。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大小姐 的頭像
林大小姐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