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自誇,我長得還滿漂亮的,身高有一米七,體重四十八,一頭大波浪捲髮。情場上,我算老手,談過不少戀愛,當然也跌了不少跤,但這些都是人生必經路程嘛,不去經歷,怎會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

 

剛上大學的時候,我開始了人生第一段戀情,對象是電機系的學長。他是學校風雲人物,發表言論、校際交流、出國參訪,都有他的份。當我和一米八五又帥氣的他站在一塊兒,所有人都說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那時候,我們就像童話裡的白馬王子和白雪公主一樣,甜蜜愉快備受矚目。

 

我的初夜,就在我們交往沒多久後給了他。那晚,我們去他家在海邊的度假別墅,因為我沒有經驗,學長非常溫柔地引導我。我被吻得魂都不知道飛哪去了,胸罩竟然就被輕而易舉解開,「我好喜歡幫女人解開釦子喔!」他輕輕舔著我的耳朵說,然後順勢就往我的乳頭吻了下去。我們在面海的房間裡,一個晚上做了好幾次,從房間到客廳,然後在陽台上,我們完全不在乎是否被看見,彷彿世界只有我們兩人難分難捨的身體。

 

這份初戀最後在我親眼目睹他與其他女生摟腰上賓館後劃下傷心句點。從那之後,我開始泡夜店、酗酒、一夜情、接受大老闆或小開追求,沒有什麼不可以,我知道男人都要我這張臉與身材,然後風情萬種把腿打開,就能滿足他們的欲望。但我內心還是渴望一段真的可以長久的戀情,千萬不要以為放逐自我的那段,表示我很隨便,我是為了療傷而飲鴆止渴。

 

我向來對於有才華的男人,難以抗拒。在一場社交晚宴上,認識了出版社的老闆,他穿唐裝加牛仔褲,高高帥帥,帶著無框眼鏡,有著很濃的文人加上雅痞的氣質,非常迷人(至少迷倒我),他也是文壇上舉足輕重的小說家。於是我主動與他攀談並交換電話,之後,我們約見面,然後上床。在床上,我跟他坦白過往種種的荒誕行為,敞開自己是為了希望取得他的諒解,當然,我希望他能接受完全的我,包括醜陋的這一面,因為我想和他走下去。

 

事業頗有成就的他,突然靈機一動,建議我把過往的種種情場與床笫經驗寫下來,「妳會掀起一股情慾寫作風潮,絕對會比《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暢銷,以妳的文學底子,一定可以和《金瓶梅》、《包法利夫人》齊名。」他信心滿滿說服我,在他充滿殷切企盼的眼神裡,不知道是希望我一炮而紅,還是渴望與我再來一炮,他進來,又猛又烈,我從沒看過他如此英姿勃勃地騎在我身上,我們一起在那個美好的未來中達到高潮。

 

如他所料,有中文系紮實基礎的我,帶點戲謔嘲諷卻又不失文藝的獨特風格,很快地累積了許多粉絲:女粉羞答答地跟我提問各種性愛疑問,男粉常常都會好奇我的隱私秘密。面對這種探問,我一開始還想算了,但有越來越多的男粉尺度超過,連「妳有男友嗎?」、「妳欲求不滿嗎?」、「妳讓我好想跟妳上床」、「妳要不要我來教教妳?」之類下流的問題都跑出來!我實在忍不住,除了告訴他們:「別因為我寫情慾,就以為我有淫慾!」我也跟男友抗議,實在不想再當什麼經典情色文學作家了。

 

「妳這傻瓜,這才是讓妳大紅大紫的絕佳戰略啊!他們越是對妳好奇,把妳想像成AV女優,自慰時都在幻想上妳,妳就成功了,我都沒計較,妳害怕什麼?」他依舊理性勸我。為了他,為了我們的愛情,我願意繼續當男人的性幻想對象。

 

情人節前後,因為他正忙著跟國外版權商談事,我原本計劃獨自去香港旅行,但我後來偷偷取消行程,決定給他一個驚喜。我在他慣常加班的時間裡來到他的辦公室,遠遠就聽到有人嬉鬧的聲音,心中越來越覺得不是很舒服,直到我把門打開,撞見兩個赤條條的身軀,正在追逐遊戲。

 

遊戲結束了!我並沒有繼續情色寫作,因為那是一個對我人生毫無意義的角色,他的雄心壯志自然也沒法實現,雖然事後他有跪著求我原諒,但我對於背叛劈腿這種事情,是無法接受的。再說一次,不要以為我經驗豐富、大膽寫作,就當我隨便,面對感情的忠貞態度,我是如假包換的聖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自然人
  • 佔有慾的男人,忍受不了別的男人瞧妳一眼;
    平凡的男人,只會希望妳平凡與他過一生;
    不正常的男人,會希望妳身體的享用權屬於他,意淫權開放給全世界;
    不平凡的男人,會希望妳擁有妳全部身心的自主權。
    所以囉~ 女人最好找一個自己願意為他張開腿的人,而不是張著等人撲上來。因為這是雋永回憶與懊惱追悔的分別。
  • 回到最後,還是要相信一件事:愛。真心去愛,就沒有回憶與懊惱的事情了。很多女人到了一個年紀都會陷入追憶,這是一個滿值得玩味的心態。

    林大小姐 於 2014/10/04 16:35 回覆

  • 大語
  • 每一個人的背後
    都有
    不為人知的秘密
    只是
    再多的秘密
    都不能
    傷害到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 常常會想傷別人,是因為自己過得不好。電影【渴望】裡有個被霸凌性侵的男孩對施暴者共犯復仇,他說,他想要把黑暗分給對方體會。

    因為自己痛苦,所以很難接受別人過得好好。

    我這回覆似與文章無關,但也是一種感想就是了。

    林大小姐 於 2014/10/07 09: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