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從國小四、五年級開始發胖的吧。爸媽都忙著做生意,沒空管我,那時候安親班回家後,差不多已經七點,因為他們都沒有開伙,所以我就自己拿零用錢去買洋芋片或者炸雞排,配上一杯珍珠奶茶當晚餐,然後就坐在電腦前上網看影片或者打電動。一圈白白嫩嫩的肚腩就這樣長了出來。

 

直到國中畢業,要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我才突然發現,身邊的女同學都開始為高中高職專科新生活準備,那個暑假,大家常常約去逛街買衣服。因為我實在太胖,穿什麼都不好看,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外形實在不太好,所以下定決心開始減肥。怎麼減?我沒錢買減肥藥,當然更不可能去美容瘦身,所以就去我家對面的操場跑步,飲料從珍奶改成綠茶,空腹照喝;我很怕吃東西,常常會餓到受不了才吃一點。吃得少、動得多,過沒多久,我就掉了二十公斤,可不過,胃也搞壞了,常常會有胃酸逆流;最可怕的是,我開始了無止盡地暴食跟厭食,我常常會忍不住大吃一頓,一口氣可以吃掉六個麵包、三包洋芋片、兩塊蛋糕再加上珍珠奶茶,一吃完就馬上催吐,或者用灌腸劑拉掉。壓力很大的時候,我就狂吃,但吃下去,又很罪惡,所以就想趕快排掉。

 

其實,我很怕沒人愛我。爸媽忙著做生意,總覺得她們不太愛我,當我瘦了下來,很多人都嚇了一跳,一直誇我變漂亮,我就想要交男朋友。男朋友應該會很疼我吧。

 

我選擇唸五專,因為五專比較自由,不像高中職那樣管得嚴。才一進學校,就有一些學長向我示好,我內心是很開心的;可是又覺得這好像不太真實,因為我以前那麼胖,根本不可能有人喜歡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跟「美女」劃上等號。

 

一年級上學期快結束時,我開始跟一個學長交往。他長得不是很好看,滿臉痘疤,但是他很瘦很高,個性又海派,喜歡打籃球,身邊常常有很多同學跟著他,就像個大哥一樣。當我開始跟他交往以後,他這些朋友也都對我很好,就像大哥的女友一樣,對我都很客氣有禮貌。

 

我的第一次是給他。那天,他爸媽去南部探訪親戚,我就去住他家。他跟我接吻吻得我都快要融化,他想進來,我也覺得很自然,只是怎樣都沒料到,真的好痛噢!我第一次看到男生的陰莖勃起,真的好神奇,原本小小的東西,一下子長得好大很硬,我原本不太好意思摸,但他拉著我的手,教我怎樣撫摸她的小弟弟。我用手掌整個握住他,然後來來回回,他很舒服地閉著眼睛享受。小弟弟前端有個小洞,有個透明黏黏的東西流了出來,其實我覺得有點噁心,但是我看他很舒服,就不好意思把手上的透明黏液擦掉。

 

男友接著用硬硬的小弟弟,頂在我門外,我腦子突然飄過一個畫面:原來爸爸也是這樣衝破媽媽,才會有我的啊。現在換成另一個男生-我的男友,要衝破我,真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一旦這道處女防線被打開,我就完全和他交融了。我眼睛一直閉著,沒敢張開,其實很不舒服,可是我聽到男友一直喘氣,他在我耳邊嘴一直說:「寶貝,我好愛你⋯⋯。」我想,他應該很舒服。他在我身上抽動,愈動愈快愈動愈用力,當我的陰道被摩擦得快要受不了時,他突然停了下來,「我射了!」他邊吻我邊說。

 

我不是他的第一個女友,他跟前女友也有發生關係,那是他的第一個女人。做愛之後,他跟我保證,因為我把第一次給他,他一定會好好愛我。

 

這份甜蜜,沒有維持太久。我很依賴他,也沒有安全感,看到他滑手機時,都會擔心他是不是有別的女友?一開始,他會花時間安慰我,但後來他被我弄得漸漸失去耐心,我們開始爭吵。每次一吵完,我就會開始猛吃,吃完後,我又開始催吐;有時候還在吵架,他就會把我抓過去硬插,我痛得一直哭,卻無力拒絕他。他邊抽插邊說:「是不是要這樣幹妳,才會爽啊?」

 

後來,我發現她跟其他女生打情罵俏,但不管怎麼抗議也沒有用,所以我決定跟他分手。其實,要做出這決定時,我很痛苦,所以我又開始了無止盡的暴食與厭食,體重數字慢慢往上攀升,越苦惱,數字就增加得愈快。

 

有天放學,我在校門口等公車,公車來了準備上車時,突然傳來一陣罵聲:「妳這破麻,還敢上車?」「破麻,破麻,破麻!」「破麻變白豬了耶!」我回神時,看到聲音的來源是男友的那群同學,他們全都瞪著眼睛取笑我,而男友就坐在最後一排,斜眼瞥著我,任憑他的哥兒們胡說八道。我突然一陣眩暈、想吐,隨即衝下車,然後整個人哭倒在地,而那輛充滿惡靈的公車早已駛離。

 

我是破麻嗎?可是我是愛你的,為何你眼睜睜讓你的同夥當眾羞辱我?這段感情幾乎讓我滅頂,因為嚴重厭食,體重剩下三十公斤,我爸媽發覺狀況不妙,大概覺得再這樣下去,我會沒命,於是他們把生意放下,花了整整一年時間陪我去看心理醫生。現在的我好多了,不只爸媽愛我、我也不再暴食厭食,體重很正常,重點是,我有了一個真的很疼我的男友,終於可以體會被捧在掌心上的感覺是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