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為被告一定是落魄淒慘、黯淡無光的。那天出庭時,她特地去做了頭髮,穿了一身性感深V的貼身洋裝,天生麗質無暇的臉蛋,只擦了正紅的口紅,凸顯那張豐潤的唇。她想暗示站在提告席那端的男人,別忘了還有一張曾令他貪婪垂涎的唇⋯⋯

 

我認識這對姊妹很多年了。姊妹兩稱不上是絕世大美女,但絕對是會引起男人注意的女人。姊姊秀氣溫柔,連講話都輕柔緩慢,別說男人,連身為女人的我,只要聽到她受委屈,常常都會不自覺地想要保護她、替她出氣;妹妹活潑嬌豔,一心想嫁給老外,所以不斷周旋在金髮白男人之間。兩姊妹雖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但卻有著一樣精彩豐富的情史。

 

唸書時,姊姊被學長看上,學長明言要她當小三,還掛保證會對她很好。這學長是出了名的爛咖,強勢霸道,眼裡只有自己。姊姊從小沒有足夠的父愛,所以迷戀上學長父權的姿態。她第一次和學長上床時,學長把她翻來覆去,一會兒從背後上,一會兒強壓她在下,用力抽插,她痛得不敢吭聲,聽到學長一直問她:「被我搞得爽不爽?」她只是不斷地「嗯⋯⋯⋯⋯」回應著。不知道是痛,還是伴隨著興奮?

 

兩人暗地交往多年後,被訂了婚的女友發現。女友一家人怒不可遏,不僅揚言要告姊姊,還叫了徵信社跟拍。就在不斷被恐嚇的情況下,姊姊發現學長漸行漸遠,好像這一切不關他的事。還好,終究是沒走上法庭,但也讓姊姊身心俱疲好一陣子。

 

姊姊的風波才平息沒多久,類似的情況竟也發生在妹妹身上。妹妹雖然一直和老外交往,但這一次惹上麻煩的對象是已婚的台灣男子。已婚男子是國際企業的高階經理人,從小放洋喝洋墨水,拿了碩士後才回台灣工作,生活習性洋派,但語言溝通無礙,所以讓妹妹很著迷。

 

相差二十歲的兩人,在高檔的lounge bar認識後,當晚就去五星級的汽車旅館。挺拔的男子長期健身,體態保持得很好,在床上對妹妹極度溫柔,從嘴唇慢慢舔拭到下唇,在男子的懷裡,冶豔的妹妹更加解放,不斷迎合、不斷高潮。兩人彷彿回到原始動物狀態,瘋狂約會做愛,從車上到草地、從海邊到飯店,甚至在高樓的辦公室裡,看著樓下縮小的人車燈影,妹妹背倚著窗,抬起腿放在男子肩上,或者男子從後方挺進,緊緊貼和的兩人一起面向窗戶,向世人昭告:我們正在天堂!

 

兩人暗通款曲好一陣子,被太太發現。男子為了顏面和事業,他乞求太太原諒這個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太太的條件是,要男子站在同一陣線,告妹妹妨礙家庭。

 

姊姊憂心忡忡地告訴我,妹妹完全沒意識到男子已經回到太太身邊,她只是一心想著:如何再讓男子看到她的豔麗後離開黃臉婆,重新鑽回她身體裡,與她交融溫存?所以幾次出庭時,妹妹都費心裝扮,豔光四射的模樣,真的不像被告。妹妹堅信,男子見到她,一定會被兩人銷魂的過往勾回。

 

這個執著的想像,成了讓人不知道該同情還是該咒罵的笑話。但我看到姊姊的擔心,卻有一種更深層的困惑:她知不知道她們姊妹兩人都在用一樣的方式,追尋著自以為的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