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個意志力剛強的女生,很多人覺得她盛勢凌人,常會被她說到無地自容。但別以為她是男人婆,我認識她這麼些年,沒看她斷過男人,情史豐富多彩。被她吸引的男人通常有股陰柔特質,這算是互補吧。但最後都是她受不了,把男人開除。

 

最近這一位男士,被開除的有點狼狽。在我看來,這男士的確不怎麼上道。

 

他們在一場研討會上相遇。男士長得俊秀、博學多聞,無所不能侃侃而談;而這種文青,正好是她的罩門。我看她這些年來交手過的男人,不管是經理人、政客、學者還是藝術家,都有著類似的文人氣質(至少外表裝得很像)。只要遇到這種男人,她就會忘記過去種種,然後飛撲過去。

 

這位男士自稱曾在大陸當過媒體高階主管,叱咤風雲,最後被上司以「養台灣人當主管,恐情報外洩」為由,請他走路。回到台灣後,他重起爐灶,憑他三吋不爛之舌,一開始倒也順遂。

 

她看到男士滿腹理想,卻無無管道發揮,於是決定和他一起打拚。男士告訴她,他一眼便洞見她的才氣,所以決定著手當她的經紀人與製作人,勉勵她好好創作發揮。

 

「我終於遇到懂我、可以一起奮鬥的男人了!」雖然已經戀愛一百次,但她仍像第一次陷入愛河一樣,興奮期待眉開眼笑。「我真的不要再戀愛了,好累啊!我希望我可以好好跟他走下去,然後可以專心寫作,一起過著我想要的作家生活。」

 

男士在上海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這一點,他沒有隱瞞。男士說,女友很刁蠻,脾氣差,只想被照顧被養,所以他很累,遇到她之後,才知道什麼真愛。她也不在意對岸的小姐,一心只想付出,她相信時間會給答案。

 

男士很久沒有性生活。他第一次邀她去家裡過夜,「妳來陪我睡覺,我只想抱抱妳。」她心裡偷笑,巴不得他狼吞虎嚥把她吃掉。那一夜,果然相安無事,她心想:男士莫非柳下惠不成?

 

她忍不住挑逗男士,一會撫摸著他的陰莖,一會兒在他耳邊吹氣廝磨,男士討饒:「妳看,我有勃起,可是我有女友,不能出軌。」不管三七二十一,她抓了勃起的陰莖就往嘴裡塞,男士爽到嗯嗯啊啊不斷呻吟。

 

之後,男士開始習慣這種不出軌的享受。他告訴她:「妳看看我對妳多好,把我的身體當成玩具讓妳玩。」隨後,男士開始指揮她,先是舔拭他的陰莖,讓他欲仙欲死後,然後舔屁眼。「噢⋯⋯⋯⋯⋯⋯我快要上天堂了⋯⋯噢!」她接著褪去自己的內褲,把他轉了過來,準備騎上去。

 

「妳要幹嘛?」男士驚慌抵抗著。

「做愛啊,我滿足你了,你也要滿足我。」她嬌嗔說著。

男子一把推開她:「我不是告訴過妳,我有女友,身體不能出軌!」

「我都幫你口交了,還舔你的屁眼,這不是出軌是什麼?」

「就跟妳說了,我很大方把身體當玩具讓妳玩,這哪是出軌!」

 

「操你媽的,去死吧!玩具,我還可以大卸八塊,你這只顧自己享受的自私鬼,祝你從此陽痿不舉!」她悻悻然穿起衣服轉身離去。

 

我問她,兩人不是有著共同的社交圈?這樣鬧翻後,怎辦?

 

「他嚇死了,再也不敢在我面前出現。就怕我把他的驢樣說出來。放心,我一輩子不會說,我要讓他永遠處在心裡有鬼的狀態。這是最好的報復!」

 

才說完,現場來了一位很有才氣、頗具知名度的攝影家,她喜滋滋地望著他,我知道,她的獵物又出現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