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我在咖啡店的角落坐著。一個留著學生頭的年輕媽媽,推著嬰兒車在門外徘徊一陣,最後終於把嬰兒車推進來,找了張桌子坐下。菜單翻來翻去,看她拿不定主意。

「嗯⋯⋯你們的拿鐵會很苦嗎?那可以幫我多加一點牛奶嗎?」

「你們的蛋糕,會不會很甜?起士蛋糕只有這兩種口味?」

她不開口也罷,一開口說話是大舌頭、又口吃。好不容易點完餐點,娃娃車裡的寶寶正好睡醒,開始大哭。起初,她沒伸手去抱小孩,只是用腳把車子推來推去,寶寶根本不買單,哭得更加淒厲。後來這個媽媽終於抱起他,淒厲哭聲依舊。

我聽了受不了,走過去,跟她笑笑示意後,把這個磨人的小男嬰從媽媽手中接過來,他馬上不哭,而且呵呵大笑。這個媽媽突然崩潰大哭,歇斯底里咆哮:「我討厭你!都是你!」

年僅三十出頭的她,高中就到美國唸書,直到研究所畢業後才回台灣工作。她娘家在彰化,保守的母親硬是要幫她相親,最後選上了一個同樣留學美國的男子,回台灣後在外商公司服務。婚後,丈夫想逃離管教嚴格的家庭,於是申請外派到日本,小倆口隨即居東京。

「我公公婆婆說我懶惰,每天都打電話到日本來囉唆,一直叫我出去工作。他們也常來日本,看我每天在幹嘛。我跟先生的房門不能鎖,因為婆婆隨時都會敲門要進來。」

兩人每次做愛,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草草結束。有時候正在前戲撩起欲望了,叩叩叩的敲門聲,像是冰塊倒在兩人身上,硬生生地把渴望切斷。還有一次,兩人六九式,彼此用嘴巴取悅忘我到不行,在上位的她,頭一抬竟然看見婆婆站在房門邊,目不轉睛瞧著自己與丈夫光溜溜的身軀。丈夫的小兄弟,就這樣一次又一次被澆熄,好久沒不曾看過他射精。

但你們生了兩個兒子,怎麼辦到?

「他都不舉啊,這兩個小孩,都是靠吃威而鋼才生得出來。」

公婆對她酸言酸語,一樣畏懼父母的丈夫不幫忙就算了,還會三不五時對她火上加油。丈夫常會在她面前炫耀今天哪個女同事約吃飯,明天哪個女同事對他獻慇懃。她會因此抓狂,口吃地咆哮丈夫,然後丈夫會得意洋洋把門窗緊閉說:「妳真丟臉,鄰居聽到,又會覺得我們台灣人沒水準。」

丈夫還會打電話給他丈母娘告狀:「你女兒又發瘋了,妳要管管她啊!」深怕女兒沒教好的罪名扣上,老媽總是跟夫家一道指責她。連老媽都不挺,她只能很怯懦地在丈夫與公婆面前,儘管心底怨恨極深。

幫丈夫口交、幫丈夫打手槍、幫丈夫生小孩,都成了贖罪的行為。

丈夫看她吸著老二滿頭大汗時,還刻薄地說:「妳技術真糟!哪天我去跟我那個辣妹同事上床好了,她的嘴唇超性感,被她含著應該會爽到天堂。」

我聽到這裡,不禁直打哆嗦。會不會哪天,這個清湯掛麵的媽媽,就會在嘴裡咬斷他丈夫的命根子?

幸好寶寶的再次哭聲,讓我回神,打住我驚悚的念頭。這次他要喝奶,媽媽暫停閒聊,慌亂地拿出奶瓶,結果,哐啷一聲!奶瓶掉到地上碎了。哎呀,如果她沒有辦法把生活裡最抑鬱的能量宣洩出來,下次摔破的,恐怕真的不只是奶瓶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