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一對恩愛的夫妻,而且都是虔誠佛教徒,兩人常常穿著藍衣白褲出門當志工,也領養了很多孩子。

 

我第一次見到先生,是在一個採訪場合。先生曾以不良債權白手起家,跟黑道在一起做了不少大生意,當了大老闆後,發現身邊的酒肉朋友健康不再,自己也有了警訊,因而洗手從良,希望把多賺來的錢,儘量挪做公益使用。

 

他告訴我:「生不出孩子,是我們夫妻最大遺憾。我們也想過,好好去幫助孤兒、沒錢唸書的小孩,就把他們當自己生的來養,多好!⋯⋯可是有時候情緒上來,還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太太後來私下告訴我,他們曾經很努力做人,有段時間,工作再累,到了晚上兩人就卯起來翻雲覆雨。為了讓先生可以保持興致,白天她親手烹煮海鮮料理,夜裡她用盡各種撩人方式,把自己當可口海鮮,希望能夠誘發精蟲大軍不斷噴發。

 

她曾懷孕過兩次。第一次,是兩人做愛做出來的,可是受精卵著床沒多久,胚胎就不見了。後來醫生建議他們做試管。為了這個試管,吃排卵藥、打排卵針,下腹脹痛、胖了一圈,她都能忍受,有幾次胚胎移到體內後就沒下文,僅有一次「懷孕」成功。上天終於送來一個寶貝,夫妻兩人興奮得不得了!但在懷孕三個半月時,胎死腹中。

 

「一定是我太興奮,沒有守住懷孕三個月以內不能說的禁忌,老天爺處罰我!」太太至今仍憂傷自責,儘管先生早已看開。

 

他們多年來認養幫助的孩子,最早的一批,也都順利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工作了。其中一個小兒痲痹的女孩,長相清秀,母親未婚生下她,把她丟在孤兒院。幸好遇到這對慈善夫妻的眷顧,及早發現她的藝術天分,一路栽培她到美術系畢業,她決定繼續往創作發展。

 

太太看到這女孩長得好,先生也疼愛有加,經常在需要的時候,還親自抱她上下車。太太突然有了一個念頭:如果把精子給女孩,孩子留給自己養呢?經過醫師檢測,女孩相當健康,生小孩沒問題。

 

說好那幾夜,太太讓出了與先生睡了多年的床,讓女孩登堂入室,太太自己往客房去。

 

先生親吻並舔拭著女孩變形萎縮的雙腿。這雙腿,常年不受日照,白皙得近乎吹彈可破。女孩,興奮地顫抖著。

 

「好痛噢!」仍是處女的她,沒能馬上迎合插入。疼痛的哀叫中伴隨著嬌喘的氣息。

 

「不怕不怕,我會很溫柔⋯⋯。」先生也在呻吟,並安撫著下方的女孩。

 

太太聽到這些聲音,順手開了念佛機。「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她相信佛祖一定會保佑,把精子順利給女孩,然後孩子就會給她。

 

這下我才恍然大悟:在一旁玩耍的小女孩,我一度以為是他們夫妻的孫女,原來是這樣來的。至於那位小兒麻痹的女孩呢?夫妻兩人眼神飄走了,彷彿沒聽到我的發問。我突然想到,伍迪艾倫不也接二連三傳出把養女們變成另一半的新聞?以前時興認乾妹,進可攻、退可守,如今,養女似乎漸漸取代乾妹成為另一種備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