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是男人的春藥,我非常認同,你們去看看風流的法國總統緋聞不斷,其實他長得也不怎樣,如果不是身為政治人物,我想他的風流韻史鐵定少一半;如今已白髮蒼蒼的小柯,別小看他現在是個老阿伯模樣,在風風光光當美國總統那段時間,全球女性可是為之傾倒瘋狂,我想搞不好都有女人相當羨慕陸文斯基,希望有機會用嘴服務他;至於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這些人就不用說了,他們的情史也是番外誘人篇章。

 

打從踏入社會工作第一天起,我就決定要逐步走上政壇,掌握最大權力,一方面滿足男人的事業成就,另一方面要滿足我的床上需求。權力有多大,性慾就有多強。

 

當年,我從中部家鄉離開北上,從國會助理幹起,在辦公室裡,倒茶水、接電話、服務選民、被主任隨call隨到、還要時不時面對媒體大陣仗,幾年下來也練得一身好功夫。國會助理這種工作運氣運氣,完全要看你有沒有下對賭注跟對老闆,就跟選舉一樣,我一心想往政壇發展,所以很快就當上辦公室主任。承蒙老闆與黨的青睞,還讓我出國進修再充電,回來以後,行情又是三級跳。

 

原來我有個論及婚嫁的女友,但因為她想出國深造,並打算直接留在當地取得永居權,這不是我的人生規劃,於是我們和平分手。電視上那些二線三線的通告咖,別以為她們長得多可愛,其實國會裡有一大堆,不管是助理、記者或者政府部門的國會聯絡人,漂亮可是遠遠超過那些有奶無腦的小藝人,重點是:她們多半都敢玩,什麼鳥大概也都摸過。

 

我曾同時和三個女人搞在一起,一個助理、兩個記者,那段時間忙得真是不亦樂乎,還要小心別出包。兩個美女記者世面見多了,也不會真的在意我到底有幾個床伴,她們只會堅持我一定要帶套。有時,她們來辦公室轉轉,嗅一嗅有沒有什麼風吹草動,然後待到大家都下班,忍不住就會直接在辦公室裡幹了起來。我把女記者抱到老闆的辦公桌上,撐開她的大腿,直接插入,她一直呻吟還叫我不要停,那一刻,我覺得我就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男人,可以呼風喚雨,可以讓女人爽到求饒。

 

後來這兩個記者彼此知道跟我都有一腿,有一次我們就約好三個一起來。一樣在老闆的辦公室裡,我坐在椅子上,她們倆一個幫我吹,一個讓我用手插,我們玩得實在太盡興,突然一陣狠狠敲門聲,狼狽地趕緊穿好衣服,結果門外一個人影也沒,一定是哪間辦公室不爽來抗議。

 

至於那位助理小妹妹,她剛從學校畢業,說真的,我一眼看到她就知道他是我的菜,她跟前女友都是清純鄰家女孩的模樣,是讓我想好好交往的對象。當然我在她面前都相當正人君子,也充分展露前輩的氣度,對她照顧有加。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喝同事的喜酒,喜宴結束後,幾個男人繼續續攤,當然我也把助理妹一塊邀來。我對兄弟們使了個眼神,大家就開始與助理妹喝酒,妹妹很夠意思,一杯一杯灌,最後不勝酒力,只差沒睡著,我讓其他兄弟們離開,我帶著妹妹搭上計程車前往汽車旅館。

 

妹妹有一副纖細的骨感身材,雖然胸部不大,但是我喜歡清瘦勝過大奶。解開她的胸罩,舔著她的乳頭,她依然有反應,微微呻吟、身體規律起伏,我貪婪品嚐著二十出頭的花苞滋味,她的陰唇是粉紅蓓蕾,鮮嫩猶如即將盛開的杜鵑,我的唇舌根本捨不得離開這頓鮮美的盛宴;她一直咕噥著不要不要,但怎可能在我就快炸開的陰莖裡喊停?我堅硬地闖入她的花苞深處,而她則用長指甲緊緊掐著我的背部。那一夜,我像匹大野狼,毫不留情地攻擊她,她則毫無招架之力地任憑我的欲望吞噬。

 

隔天到了辦公室,我們彼此有點尷尬,實情是我回避了她,因為我怕她要我做出宣誓,雖然我很想與她交往,但要我放棄床上與女人交歡的自由,真的辦不到,而且我有雄心壯志,要在政壇上立足。她後來傷心離去,我真的不能說什麼。

 

就在事業當紅之際,我準備進軍市長寶座,突然接到周刊來的電話。

「委員,您是不是認識一位XX小姐?」

我否認。

「那上週您開著B-Class去東區接XX小姐,然後一起去了豪華汽車旅館,那是怎麼回事?」

我告訴記者,我不回應任何問題,一切保留法律追訴權。

 

不意外,隔天雜誌封面人物就是我,我當然也清楚知道,這樁緋聞讓我陰溝裡翻船,市長寶座因而離我遠去。翻開雜誌內頁時,看到記者名字,我突然明白了一切:原來是她,那個被我灌醉後發生關係的助理妹!當年她沒起我底,事隔多年,她在我的事業巔峰上狠狠捅了我一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loodyck
  • 權力對女人是春藥,對男人是抗老藥
    年輕男人拿不到春藥,有錢有勢的老男人卻想用它喚回一點青春的感覺
  • 好奇妙,為何女人會對權力發情?

    林大小姐 於 2014/11/14 06: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