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不只是我,大家都會認為這個顏色最純潔,可不?

 

在認識我先生之前,我不是基督徒。過去的我,常常混夜店,我不敢說自己長得有多美,但去一群姊妹淘約去夜店玩耍時,不管是跳舞的、聽歌的、還是純粹喝酒的lounge bar,總會被搭訕。有時候遇到還不錯的,姊妹們也會很有默契地讓我脫隊自由活動去。

 

自由活動的內容,當然不用我在這邊廢話,不過個別印象深刻的倒是可以分享。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外國白男人,他在我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趴光我的衣服,很連戲沒喊卡,弄得我舒服得很。妙的是,他意猶未盡,半夜還帶我去陽明山看夜景。途經林語堂故居時,他說,這是他最喜歡的臺北,很有中國文人氣息。他希望能夠討一個相當溫柔典雅的台灣女人當太太。

 

說著說著,我們在仰德大道路邊停了下來,在車上又來了一次。他在射精前一直問我:願不願意嫁給他?我當時也矇了,嘴巴直說好,然後我們一起達到高潮。回過神,我根本沒把他的問話當一回事,結果他竟然又問了我一次。哎呀,我想他瘋了,就算要娶,也不會是我,我怎麼也不是穿旗袍、在家扮演賢妻良母的傳統女人。要是這樣,怎會在夜店遇上我?真是蠢蛋一枚。不過看他挺可愛也真誠,之後我們互留電話保持聯絡,有一搭沒一搭,慢慢他就消失在我生活中。

 

遇到我先生,是在白天的朋友圈裡。講白天,當然跟夜晚不太一樣。那時我想我也老大不小了,該收收心,不要再揮霍自己的青春。我先生是台灣數一數二晶圓大廠的高階主管,收入可想而知,是個極好的長期飯票。交往一年多,我們就決定結婚。

 

他是虔誠基督徒,希望我也能受洗。我對宗教這種事情沒什麼門戶之見,所以受洗啊,沒差,每週就跟他固定上教會去。教會唯一麻煩的是,我不能穿得太大膽,不然他們會覺得我褻瀆上帝。好吧,就是再多買幾套良家婦女裝,專門上教會穿。可是我生性愛美,又不希望跟這些清教徒一樣把自己弄得沒啥品味,所以我會在衣服上來點變化。白色,最純潔嘛!那我就穿著白色雪紡紗,若隱若現,裡頭白的內衣還是黑的,都看得到;或者白色深V領露點事業線,大平肩上衣,露出掛頸的胸罩肩帶。不要以為這在西門町還是東區沒啥,是啦,很平凡,但是在教會可就非同小可。

 

因為我是新生,所以會坐在前面認真聽牧師講道,我都知道後面的弟兄在偷瞄我。曾經也有姐妹告訴我:「妳的穿著真有品味啊!」幹,要妳說?誰不知道妳是嫉妒順便教訓我?我先生才不管我,他就跟個呆頭鵝一樣,只要我乖乖陪他一起上教會,他就開心得不得了。

 

結果,我竟然在這教會遇到了那個要娶我的白男人!他一眼認出我,我不慌不忙地介紹了我先生給他認識。從他眼中溢出了滿滿的妒火,我知道我們還沒結束。當晚,我先生正好要臨時去公司加班,我就約了白男人出來。他也是教徒是吧?我以一身雪白純淨之姿,拉他去了有白色外牆的教會外頭,就在那兒瘋狂地搞了起來。

 

他說,我現在的裝扮比那時在夜店更好看,因為看起來好純潔,讓他更想佔有我。我一直都以為是辣妹才能色誘男人,原來是聖潔的女性更讓人想入非非。這就讓我想起,日本女人總是包著緊緊的和服,結果卻露了性感的頸子,叫男人忍不住想上。

 

我終於了解,為何坐我後方坐的那些弟兄們,總是對我特別照顧。原來這身純白,餵養了他們藏在聖經背後的欲望。我無意挑釁,但回不去伊甸園的亞當與夏娃,只好一邊面對自己的情慾,一邊告解。告解向上帝,情慾紓解,就由我上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