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上海姑娘,混血兒的甜甜,人如其名一樣甜美可人,一頭金髮加上淺棕色的眼睛,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依舊像個芭比娃娃。遺憾的是,在她十五歲那年因為車禍導致雙腿癱瘓,花樣年華剎那間崩裂成黑白。癱瘓前,甜甜在雙親的栽培下,熱愛舞蹈並投入芭蕾,頗有天份的她立志要進軍英國皇家芭蕾舞團,老師們以也一路看好她的潛力無限。然而,這一切都在癱瘓那一刻,成了泡沫幻影。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舞蹈教室外。隔著透明玻璃,眼看教室裡一雙雙修長的腿,少女們蹬著硬底舞鞋旋轉著,甜甜看得入神,閉上眼睛,雙手不自覺地揮舞了起來。望著那雙失去知覺的腿,我忍不住想:她會不會就此站了起來,開始跳舞?直到她推輪椅過來,我才回神。她說:「我好渴望再跳一次舞,只要一次,只要一次可以再穿上舞鞋,就好了。」

甜甜強烈的意志,雖然至今仍沒讓她如願,可是三十幾年來,她從沒放棄復健治療,哪兒有名醫,她就往哪裡去。也因此,樂觀面對人生與充滿陽光的笑臉,讓甜甜成為激勵人心的正向人物,經常受到各大企業與學校的演講邀約,她是一個不向運命低頭的典範。臉書上,常常有臉友像致意與打氣;而她也因為能夠激勵人心,而一直感謝命運安排讓她成為有用的甜心。

「我遇過不少積極的男人,不斷追求我、向我示好,我也很渴望愛情。」但為什麼愛情沒有順利修成正果?甜甜說,這麼多年來,追求者不乏企業老闆、小開、教授、藝術家,但緣分總是差那麼一點。

「我曾經很喜歡一個飽讀詩書的男生,不僅長得一表人才,而且好有才華,會寫作會攝影,他到世界各地旅行,走到哪,都會寄名信片給我。認識他,就像開了我生命中無數的窗,我的腿去不了的地方,他就可以幫我去看看,然後跟我分享。」最後,甜甜的爸嫌他窮,自己肚子顧不了,怎可能給她帶來幸福?父親一個冷眼,甜甜也就無力堅持。

為弱勢爭取權益,妳比誰都積極,怎麼爭取自己的愛情,卻軟弱了起來?我很不解地問她。向來開朗有禮的甜甜,突然收起笑容嚴肅看我:「這是兩件事,有什麼關聯?我覺得愛我的人,也會愛我的家人,我爸不愛的人,我也不會愛他。」

她帶著教訓的口吻:「妳不要以為我不懂愛情,我當然談過戀愛!而且我還清楚知道自己的高潮所在。」她去演講時,曾有聽講的小女生好奇問她:「妳坐在輪椅上,能不能享受性生活?」「我當然能!」篤信天主教的甜甜落落大方回應提問,「而且我告訴妳,雖然我是處女,但我知道自己的敏感帶在哪在哪?不是G點,是手掌心。輕輕撫慰我的掌心,我就會高潮了。這樣妳懂嗎?」

她接著告訴我一個秘密。有段時間她曾去電話交友中心,陪聊。和她通話的男生,說著說著就高潮,「他們都誇我的聲音好迷人,能夠助興,所以誰說男歡女愛一定要有那種傳統的性關係?」

儘管我不理解掌心帶來的高潮是什麼感覺,也不確定聲音是否能夠滿足一個人的性需求?但她的眼神很堅定也很確信自己的感受。我想,除了甜甜不放棄生命的態度被眾人肯定之外,也許有朝一日,她還可以成為性學大師,超越金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