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臉書上,她收到一個陌生的訊息。

「嗨,還記得我嗎?突然在臉書上看到妳,覺得妳還是很迷人。我很想念妳的滋味,真的⋯⋯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希望妳能打給我。」

看完這訊息,她背脊抖了一下,然後全身疙瘩站了起來。

 

那年,大一的她,與初戀男友、大三學長天真快樂地交往著,兩人一起上圖書館、一起登山、一起踩街。喜歡攝影的男友,常常帶著她去看攝影展;喜歡藝術電影的她,也常拉著男友一起去看。兩人從文化批判理論到後現代主義、從女性主義到後殖民理論,無所不談,攝影究竟是發聲抑或剝削?常常也會爭論的面紅耳赤,但他們就是一對革命情侶,各有堅持,但並肩前行。

兩人雖然稱不上是郎才女貌,但都是順眼耐看的容貌,她覺得幸福,他也以學妹女友為傲。唯獨一個小小缺憾是,學長男友矮她半個頭。矮,也不打緊,問題是,做愛的時候,姿勢真的很受限。

在她渴望被男友從後方強而有力地挺進時,卻因身高問題,往往不夠盡興。他們做愛的體位,永遠都是男上女下,雖然每次都可以高潮,但總是少了些什麼。另一個沒有被滿足的渴望是,他總是期待她含著他,讓他充滿在溫潤的唇舌間,享受著偶爾被牙齒廝磨著的快感;但是,當她也希望被舌頭取悅時,他卻不願照辦。

「好怪啊,舔妳那裡會濕濕的,而且有味道。」

「ㄟ,我含著你的時候,也有鹹鹹的味道好不好!」

 

吵歸吵,但她總是退讓了。如果他不願意,她又能怎麼要求?

直到她在網路上遇見從事資訊業的男子,她像男子傾吐了所有的牢騷與不滿。

「可是我還是很愛我的男友喔。」她像是怕自己變心似地,強調。

「妳要不要出來見個面?如果喜歡,我們就做,我可以滿足妳所有的想要的,但如果不喜歡,我不會勉強妳。」

每到半夜,她就在網路上與男子這樣來回拉鋸,天人交戰。直到那天,他在她口中達到高潮,射了出來,當晚,她再也忍不住,打開電腦尋覓男子是否上線。

「我們今天碰面吧!」她打出這一行字。

帶著黑框眼鏡的斯文男子與她在捷運站碰面,騎上機車,載她回到自己的住處。男子租來的屋子,是一間沒有窗戶的小房間,除了床之外,空蕩蕩。書櫃上僅有稀稀落落的電腦參考用書。

她很緊張,坐在桌邊,背對著男子,手上不斷安翻折著書角。突然,男子猛然從她背後撲上,緊緊抱住她。然後,她完全忘了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衣服已經全被褪下,赤裸裸地被抱到床上。

男子強而有力地攤開的她的雙腿,開始用舌頭探索著,然後嘖嘖嘖地吸吮。她不斷抗拒地把雙腿往內縮,但更想要的是男子再用力撐開她。

「那裡⋯⋯⋯⋯有⋯⋯有⋯⋯味道⋯⋯。」她嬌喘著,也擔心著。

「我的口味重,我就喜歡妳的味道。妳知道嗎?妳讓我好興奮!」他邊舔拭著她的柔軟邊說。

第一次,她讓男子的頭埋在她的雙腿之間,雙手緊握住男子一頭濃密捲髮。然後,她達到歡愉。

事後,她很罪惡這樣的出軌,決定不再與男子見面。過沒多久,她也和初戀男友分手,男友仍然不曾好好取悅她的另張嘴巴。如今單身的她,已經好多年沒了男人的慰藉,今日在臉書收到男子訊息,在雞皮疙瘩撫平後,她從皮包拿出手機,撥出了那支號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食色性。男。女

林大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語
  • 文章
    真的寫的很棒
    會讓讀者
    沉浸
    劇中的情節裡~~~
  • 謝謝大語~~被您肯定,是我的榮幸

    林大小姐 於 2014/10/07 09: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